云南咖啡豆收购价暴跌 雀巢或提前停购
时间: 2013-04-17 22:43:29

“雀巢停止收购,云南咖啡滞销……”昨天,微博上,一条来自咖农的求救消息引起各方关注。

星巴克、雀巢、卡夫……最近3年,云南咖啡由于世界各大咖啡巨头的进驻而声名鹊起,而去年云南省政府在“十二五”规划曾提出,计划投资30亿元人民币打造咖啡产业。在如此天时地利人和之际,云南咖啡真的滞销了吗?

昨天,记者就此联系了普洱、保山、版纳等地区的咖农,雀巢、爱伲、昆明曼特宁等咖啡企业了解实情。

种植户

普洱咖农:年初惜售如今抛售

“今天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昨天雀巢在普洱的收购站门口,排队长达2公里多。听说3月30日就不再收购了,所以大家都很着急,到处抛售,越抛价格越低。”昨天,普洱咖农陈师傅焦急地说,自己排了3天的队,26日才把家里的咖啡米以22.51元/公斤卖出去,可春节的时候,他的咖啡米就有人出价30元/公斤。

去年,咖啡价格是越留越高,没想到今年价格越来越低。陈师傅懊恼地说,今年咖啡最初的收购价也到了27元-28元/公斤,可是由于去年的指导因素在,自己就没有出手。

记者随后联系的几位普洱咖农也都表示,去年的高价确实给了自己错误的信息,导致年初没有出手,“往年都是人来找豆,今年是豆找人。年初来收购的人多,我们不愿意卖,现在来收购的人少,我们想卖又找不到买家了。”

宁洱县的咖农吴先生说,自己家里开了一个小厂,多是自产自销,有多的就拿到雀巢去卖。今年进入2月以后,咖啡价格跌得比较多,很多人都以为后期会涨,没出手结果到雀巢放出风声说要停收了,才开始着急起来,出现抛售现象,“今年家里最早收的壳豆价格也到了24元/公斤。这个价格并不低,但是现在估计市场上12元/公斤,价格跌了一半。这样的局面,不能说不是咖农大量抛售导致的。”

保山咖农:一个村囤积了四五百吨咖啡豆

“13元/公斤带壳豆,2小时前我才销售出去。”“我感觉咖啡价一下回到几年前。”……昨天下午,云南咖啡俱乐部种植群内一片喧哗,各地咖农相互询价、相互打探,一片哀叹声,甚至有人要卖咖啡地,也有人呼吁囤起来明年卖。

保山市隆阳区芒宽乡空广村村民李晓治说,去年10月以来,咖啡壳豆收购价从21.2元/公斤,一直下跌到年初的12元/公斤。进入3月以后,已经跌倒了8元/公斤。

“我们村90%的村民都种植咖啡豆,种植面积有近5万亩。咖啡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去年村里人均年收入可以达到5000元至6000元,今年恐怕3000元都成问题。”李晓治的话语中透着一股焦躁。他说,以前每到收购季节,当地一些小贩会向村民统一收购咖啡豆,再贩卖给一些如雀巢等大型收购商。而今年都没有大型收购商到村里收购,所以导致了咖啡豆滞销,价格也一直下跌。

“从2月份开始价格一路下跌,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不敢贸然出售,生怕一不小心血本无归。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价格一点起色都没有,希望有厂家能来收购吧。”李晓治说,从去年9月份开始采摘咖啡豆以来,到现在全村已囤积了四五百吨咖啡豆。“现在大家都寄希望于明年,希望价格会好些。”

咖啡企业

雀巢是否停购无答案 本土企业乘势增量

“雀巢每年在云南的收购大约是总产量的1/5,他们还有些固定的签约客户。可是今年听说越南咖啡也丰收,所以雀巢可能会加大其他地区的采购量,而且现在市场饱和、供应过剩,说不定减少收购量也是可能的。 ”面对咖啡价格的低迷,云南咖啡行业内也传出了各种猜测。

昨天,本报记者分别联系了雀巢(中国)有限公司、雀巢(中国)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以及雀巢普洱收购站的相关负责人,除雀巢普洱收购站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外,其他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积极联系了解相关事宜,有结果后会第一时间告知本报。

云南咖啡销售遭遇“拦路虎”?云南本土企业又是如何看待?

下午2点多,本报致电刚刚和星巴克成立合资公司的爱伲集团。其董事长刘明辉说:“现在我们每天都有200至300辆车在排长队等候收购,实在很忙,只能再找机会聊了。”

昆明曼特宁咖啡厂相关负责人刘伟刚说,最近确实很忙,往年最多一个星期有一家咖农、咖啡原料供应商来找自己,现在每天几乎都有不少上门推销咖啡原料的人,“往年我们的咖啡收购量在50吨-60吨,今年我们计划收购100吨-120吨。我们已经订好4月5日的机票去保山收购咖啡,我们是云南的企业,当然不会看到云南的咖农受灾。”

刘伟刚说,去年同期咖啡价格确实是突破40元/公斤,但是后来又掉到了38元/公斤,今年20元左右/公斤。其实除了2011年之外,以前往年的咖啡价格是26元-27元/公斤,所以要客观看待现在的咖啡价格,自己厂里的咖啡主要收购来做烘培、速溶粉等。

●声音

咖农呼吁:云南咖啡需要定价权

“说白了,还是云南咖啡没有定价权造成的。现在雀巢等世界咖啡巨头把收购重点转移到其它国家或者减少收购量,说一声不收购了,云南咖农就得着急,价格马上只能跌。”对于目前的市场低迷,云南咖啡俱乐部种植群中有人提出,云南咖啡缺少话语权,是造成目前咖啡行业动荡的原因,不无可能是世界巨头正和云南咖啡“博弈”,所以呼吁云南省政府多扶持本地咖啡企业,这样即使遇到国际期货价波动的时候,云南咖啡也有自己的定价权,“中国咖啡消费市场潜力巨大,只要开发出来了,即使不出口,云南这点咖啡还不够供应国内市场的,就看政府怎么打造这个产业了。”

宁洱咖农吴先生说:“一般的咖农由于量少或其他因素根本不知道如何长久储存咖啡豆,如果能向巴西等国家一样,面对市场的混乱,由政府出面把剩余的咖啡豆统一收购、封存,等到价格稳定后再出售也许会更好。”

对此,普洱市咖啡产业联合会会长刘标只通过短信简短地回复了一句:“没听说云南咖啡滞销,请不要道听途说。”

●市场

咖啡价格同比跌一半

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胡路表示,昨天上午,咖啡的最新报价是21.5元/公斤,同比去年的40多元/公斤,价格跌了一半多。降价的原因是,今年巴西、哥伦比亚等地的咖啡提前收获,而且由于管理、种植技术的提升,产量也增大了,加上去年云南咖啡减产,今年增产,因此供应增大。而另一方面欧债危机、经济萧条等因素导致国际咖啡销售市场比较低迷消费力下降,于是供应量增加,消费力下降,咖啡只能降价。

另外,云南的咖啡种植面积扩大,产量上升的同时,管理、种植技术却没有跟上,加上前两年国际咖啡价高,一些中间收购商什么咖啡都收,对咖啡的分级不够严格,把优劣掺杂销售,咖啡品质得不到保障,导致国际市场对云南咖啡的印象不好。

“云南咖啡要打持久战,首先咖农应该吸取教训,从种植、管理上对咖啡进行规范;云南咖啡出口企业应该对咖啡分级更加严格区分,对待国际贸易上多一些诚信。”胡路说,目前云南咖啡的附加值很低,希望政府培养更多的咖啡精深加工企业,全力打造产业链,这样面对突发情况时候,可以多元化经营,不再依靠国际巨头。

面对目前的窘境,昨天,咖农们也在谋划出路。他们表示,正在考虑发起行业自救行动,选取一批质量好的生豆,上网推销,希望用零售的方式带动批发。